要冬眠的刺猬_Lias

瑟瑟發抖。
拖延症,重度,末期。
#極圈這麼冷,要是能冬眠的話,就不用割腿肉了。#

关于营业兄弟情 /冰宇

*RPS慎入/季肖冰X高瀚宇

*短打,大概BE

*目前还在补采访,如果对两位老师的描述有错求告知




季肖冰被喊大爷不是没有理由的。他对打游戏没兴趣,也不太喜欢做运动,一般有空闲时间或者遇到要发泄压力的情况,要不就是看看书,丰富一下自己,要不就是坐到躺椅上,听着音乐渡过一下午。


不过,最近的他开始从网络上发掘到新的乐趣。


「我从天上来,叫做高小奶……」


放了两年的剧总算开播了,虽然一开始的播放量不怎如人意,也是节节上升,季肖冰被经纪人提醒过了,也知道跟CP「营业」前得先去了解了解这人的过去,而这一扒就越跟上了瘾似的,从黑历史到电视剧cut,一个不落地看光了。


对于高瀚宇呢,就跟在访谈里说的,起初确实觉得他演技跟那些半路子偶像都一样,不咋地,但慢慢又觉得,这男生演戏是有天赋的,自然就搭上了他的节奏,稍加引导就能给他惊喜。至于戏外,这单纯开朗的小太阳似的人物更是讨喜,活泼却也知分寸,让整个剧组的气氛都好上不少,原来只打了个招呼就没了动静的微信上,不知不觉也攒了好几十页的聊天纪录。

高瀚宇聊微信喜欢发语音,还一发就是几十秒的,季肖冰以前是反语音党,更喜欢文字的一目了然,可是高瀚宇语气中总带着活力,话虽多却也是条理清晰,不惹人讨厌,季肖冰也就由着他了。


他们之间的联系断断续续,直到近来才又活跃起来。


「大爷,怎么样?明天又要跟我营业喽。」高瀚宇知道他下了戏,直接拨了通电话过来,清亮的嗓音经过网线的传递,略微显得模糊失真。


「是啊,所以我正在做功课。」


「啥功课啊?看看别的CP怎么发糖吗?喂喂,我们兄弟情而已,可不能太明目张胆啊。」那头的声音里夹着调侃,似乎也不相信一向稳重的季大爷会像他所说主动营业。

反正季肖冰在他眼里就跟朵高岭之花似的,开始还碰都不让碰,更别说让他主动来了。


「明明没有求生欲那个是你。」季肖冰顺着他的话道,语带笑意。高小奶之歌自动播放起第二遍,他不动声色地把音响外放关掉,耳边便只剩下电流传过的滋滋声。有一秒他曾期待过什么,又仿佛只是他的错觉。


「大爷,您这是跟我算帐呢?我要是要有求生欲让你来发糖,这戏也不用宣传,我俩直接BE得了。」高瀚宇听了他的话咋咋呼呼的,季肖冰都能想像出他两眼瞪得溜圆,红着耳廓来跟他辩理的模样,特别……可爱,想捏。

这小孩总是这样,叫什么,行走的表情包?反应特别大,表情也非常丰富,想什么基本都表现在脸上了,完全没有偶像包袱,这倒是很适合做演员。


但他对于观察别人的心理还是差了点。

要是让我来营业,我们怕是早被粉丝抓去领证结婚了。季肖冰暗道,嘴里还含着一抹苦涩,就听另一头没心没肺的小孩还在重复着他们的兄弟情。兄弟情兄弟情,高瀚宇每次营业都坦然到不行,身体接触随手就来,隔空亲嘴儿都没在怕,都是相信着他们之间只有那见鬼的兄弟情。


去他的兄弟情,谁想当他兄弟,他只想当他情儿。


哎,果真是栽了。但是吧,孩子是个好孩子,虽然傻了点,可他是无辜的。


「哎,高瀚宇。」

「啊?」


「说真的,你可千万不要喜欢上我哦。」这条路够难的,这缺心眼的,还是走大直路最安全。


「……哇靠!大爷你这句话说得真是、太太太不要脸了!我要跟你那些迷妹爆料,让她们赶紧脱饭到我这边来。」高瀚宇依旧是那个调调,就像那句话对他来说只是个无关痛痒的玩笑。


真是……意料之中的反应,季肖冰失笑。

「好啊,你明天访谈就这么说,就当发糖呗。」


「老季你真是……」对面的嘟嘟嚷嚷渐渐变得模棱两可,然而很快高瀚宇又起了下一个话头,再次回到活泼的小奶狗状态。


这样单纯的心思,他还真想守护到底,大概……就一辈子吧。

评论(2)
热度(36)

© 要冬眠的刺猬_Lia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