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冬眠的刺猬_Lias

瑟瑟發抖。
拖延症,重度,末期。
#極圈這麼冷,要是能冬眠的話,就不用割腿肉了。#

记梗 /呜喵

#只是梗

#ABO+灵魂伴侣 二设
#別打我XD

-

吴亦凡讨厌香菜。
他是个omega。

本来这两件事互不关连,直到十一岁时性征出现,他开始嗅得到信息素,世界从此便起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到处都是香菜的味道,只是根据他们之间的契合度,有轻有重,有淡有浓。

一同打街头篮球的小伙伴大部份是alpha,过于年轻还没能很好地控制信息素的散发,吴亦凡跟他们打了两天,被大汗淋漓熏得无法呼吸差点晕过去,最后果断抛弃了原来的球友,另外找了几个beta组队。

然而在打得激烈时,吴亦凡甚至在beta身上也能嗅到极淡的香菜味。

到了后来,他已分不清是因为香菜本身难闻才不喜欢,还是因为频繁出现导致腻味作恶。

反正他绝望了。
在网上搜寻了很久,才发现原来人人生来闻到的信息素都只有一个味儿,影响发情和标记欲望的是契合度。
只有一种例外,当遇上自己的灵魂伴侣时,不管甚么性别也会嗅到信息素,独属一人与众不同的信息素。

可是灵魂伴侣是跨越时间空间的存在,而且除了信息素这点以外便没有其他记认,是以历史上成功结成灵魂伴侣的屈指可数,吴亦凡也是寻了好久才在一个偏门的论坛上看到一两句关于灵魂伴侣的猜测。

绝望大概已不足以形容他的心情。
抱着一株行走的香菜过日子,或是抱着自己过完下半生,眼前彷佛只有这两个选择。

吴亦凡就这样捏着鼻子走过了十载,直到一个平常的雨天。
他喜欢下雨,因为湿黏的泥土味可以盖过若有似无的香菜气息。

一场暴风雨过后,吴亦凡本以为吸入片刻清新的空气又要重新面对恶心人的气味,却迟迟没等到熟悉的信息素飘来。

他睁大了眼,心怦怦跳动,像是明白了甚么。
前方的篮球场上只有一名少年,阳光为他镀上一层金边,刚压腕投了一记漂亮的三分球,察觉到他的视线,对他笑了笑。

「你好,我是吴磊。」

吴亦凡的脸色微变。

清爽的空气只维持了一瞬,取而代之的是红烧鱼的香气。

评论(20)
热度(41)

© 要冬眠的刺猬_Lia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