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冬眠的刺猬_Lias

瑟瑟發抖。
拖延症,重度,末期。
#極圈這麼冷,要是能冬眠的話,就不用割腿肉了。#

Emmmmmm不知这算甚麽,没有逻辑,没有剧情,只是几个脑洞的合集

网配和cos是我想尝试的主题,然而并不懂相关的细节,大概是不会开坑了



-



0.

我决定写一个狗血又庸俗的故事。


1.

吴亦凡站在空荡荡的灵堂之中,正对着放大好几倍的照片,青年爽朗的笑容褪去张扬的色彩,黑与白的对比更为刺目。他沉默地抿着唇,一身纯黑衬衣挂在纤细的骨架上,空落的衣摆随风微动,低垂下头拉伸出柔韧的脖颈线条,优美而脆弱,彷佛下一秒便要被风载去。


他始终没有摘下墨镜,但申凯文知道,原来灵动无比的葡萄眼必定已失去光彩,带着麻木的淡漠。


他恨过他,这是吴磊也无法否认的事实。


他仍爱他,这是申凯文不得不承认的事。


申凯文扣住吴亦凡的肩,把他转过来拥入怀里,顺势在他颈侧印下安抚的一吻,轻轻喃道:「Kris......」


申凯文是个充满耐性的猎人,但听着耳边如同受伤虚弱的幼兽般的呜咽,竟是连一句话也吐不出。


逝者注定会成为最明亮的那道月光。


2.

吴磊你个死小孩,又把自己写死来搏Kris心疼。


申凯文盯着电脑上那个男主慷慨赴死,男配筹谋半生最终甚麽也得不到的短文结局,咬咬牙,在一串感叹哭诉被呜喵BE塞了满口玻璃渣的留言下狠狠敲下一句。


三。石。太。太。你。等。着。


七个字在留言框里停留了几秒,马上又被逐个字删掉。

披着双K写手大神的皮,还是小心点别引战好。


只是思来想去,还是觉得不忿,就着被刺激起的熊熊怒火,劈哩啪啦地打了几千字。


後记是这样写的:感谢三石太太的文给了灵感,病娇Kevin十分带感了。^^


3.

一室幽暗。


暗哑的喘息,婉转的呻吟,颤抖的求饶,情色的水声,皆渲染着淫靡的氛围。


一道铃声骤然响起,穿透黏腻厚重的空气。


申凯文喘着粗气,眯着眼去看屏幕上的来电显示,随即冷笑一下,扯扯连接着床头柱的银链。


「是磊磊呢。要接通吗?让他听听你在我身下是多麽浪丶嗯——」他恶质地道,话音未落,便被箍得闷哼一声。


那双葡萄眼猛地睁大,泪珠滚动更显得水润惑人,他因为言语的刺激而惊慌起来,扣在头顶的手转腕挣扎,後穴也不自觉地剧烈收缩。


「嘘……只要你乖乖地留在我身边,不再去cosplay招蜂引蝶,我甚麽也不会干。」


4.

吴亦凡刚登上微博小号,就发现特别关注有了新消息推送。


有了呜喵粮仓我们不大象:#3051呜喵# 《大傻子的小象》【完结】【BE/清水/黑道向】从此以後,再无小象......[悲伤]//@51号的三石: 连载文 大傻子的小象 已完结,谢谢大家支持,欢迎评论送刀片[大笑] 新坑人设投票连接:网页连结,三天後截止,全有大纲+至少一章存稿,快跟我说你们更萌哪个凡凡!


吴亦凡不喜欢BE的小说。

更不喜欢以他为主角的BE。


就连在平行世界里,即使是另一个次元,也想和他爱的人在一起,不想承受任何分离。


刀片刀片刀片!


嗯,想磊磊了。


4.

又有一则新推送。


双K工作室:#双K工作室# #双Kcp# 【推文】《人质情结》(短篇完结/有车) 既然总有一天,你会完全向我臣服,这场因禁,便只是我们之间的情趣。//@十年知己你K:上车打卡,不乖都关小黑屋[doge] 人质情结(头条文章)


吴亦凡不明白,毁三观的囚禁情节怎麽就带感了?现在的小姑娘脑子里到底都装着甚麽惊世骇俗的东西。


然而身体是诚实的。


才刚为BE结局哭了一趟,眼眶还红着,却面红耳赤起来,体内腾升起隐暗的火舌,呼吸渐渐不稳。


「嗯......」吴亦凡眸中又升起了水雾,跌跌撞撞地回到床上,房内一股淡淡的玫瑰香开始蔓延。


5.

他发情了。


蜷缩在大床上磨蹭着被子,身後湿漉漉的入口难受得很,他却咬住自己手背,甚麽也没干。


他们有过约定,他是不被允许自己照顾後穴,可手机落在桌面,他连下床的力气也没有。


怎麽还不回来......


6.

申凯文刚下班,仍在回家的路上堵着车,吴磊站在门外,眸色暗沉,拨了个电话。


「我听说你新剧的受音找到了?你的K大之後几天是公司年末结算的时期,大概会很忙,今晚先找他上YY对戏吧。」


握住钥匙的指节发白,手背青筋暴现,吴磊几乎用尽全身力气克制踹门进屋占有omega的冲动。


慢慢来,夜还很长,发情期也很长呢。

评论(2)
热度(23)

© 要冬眠的刺猬_Lia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