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冬眠的刺猬_Lias

瑟瑟發抖。
拖延症,重度,末期。
#極圈這麼冷,要是能冬眠的話,就不用割腿肉了。#

五次尹智圣哭了,一次他哭得更厉害 /建玉

#既然都开始用Lof了,来搬个文

#繁體的到Pixnet

#五次是分别事前采访/十分舞台/两次进入十一位/父母录像。 ((玩5+1梗凑个数不用太认真,反正没写出来www

#不站生姜就站建玉,顺序很重要hhh

#忘拿碗圈的生态不太熟悉,带真人tag可以吗?




1.

如常平凡的清晨,已亮起灯的地下练习室。


其他练习生还没到,只有两人席地而坐,拉着筋闲聊。

早上出门时只囫囵吞了两个包子,水也来不及喝几口,见还有点时间,尹智圣起身去倒了两杯开水。起床不久喝点温水养胃,练习过了一轮再喝正好就摊凉了,没毛病。


回来时,只见姜丹尼尔瞅着手机神色不明。


「怎麽了?」表情似哭非笑,莫不是一大早就中邪了?

姜丹尼尔朝他手机呶呶嘴。


尹智圣盘腿坐到他身旁,捡起了自己的手机,却是把头凑到隔壁怀中,看到他们的便宜代表传过来的信息。

他赶紧翻看自己的消息,幸好收到了同样要在会议室集合的通知。


无言对视了眼,茫然之馀,不知是兴奋或是紧张多点。


2.

尹智圣是五名中最後进去录事前采访的。

朱镇宇先带着两个弟弟去了聚餐的地方,点好食材烤着等,留下忙内坐在房外等待。


姜丹尼尔不知道他们会谈甚麽,也不知道节目组会想要挖得多深,对他来说目前的练习生活虽苦,可也并不是完全看不到头的,所以他真挚郑重地表达了自己希望出道的决心,也仅是如此。

可是这哥的经历不同啊……


他低头刷着一张张网络上的萌猫照,但那些大眼睛毛茸茸的小生物不仅没能使他心情变好,反而思绪更乱作一团,眉头深锁。


他的担忧是对的。

房门「喀」一声开了,他立刻站了起来,迎上垂着头不吭一声的大哥。


还有其他练习生在,他也不好说些甚麽,握紧了他哥的手,默默把人带走。


经过衞生间时他一顿,接着推了推尹智圣。「哥,我去上个厕所。」

他特意选了离盥洗盆最远的格间,又拖延了一点时间,直到水声停止才假装完事走过去洗手。


镜子中的大哥双眼仍泛着红,但至少没刚才那麽狼狈。

「走吧,哥哥们要把肉都吃光了。」他若无其事地道。


3.

虽然对於保养颇有心得,但也许算是有了点年纪,尹智圣其实不太喜欢把太多颜色堆到脸上,过於张牙舞爪,这种任性的艳丽锋芒毕露,是少年的专利。

所以当妆发完成後,姜丹尼尔望着顶住全副妆扮的人站到身前时,一时间有点恍惚。


他哥其实很适合登上舞台。认真练习舞蹈时就像换了个人一般,化好了妆更是气场大开,不说话时高冷的样子很明星范。

可惜一开口又破功了。


「哦呀,我们尼尔怎麽变成个桃子了呢?」嘴里调侃着,眼尾的笑意却表现出对弟弟新造型的欣赏,姜丹尼尔任那只乾燥温暖的手在新出炉的发型上作恶,也不自觉地傻傻笑了起来。


「智圣哥。」他轻轻地开口。

这哥把他的头发弄乱後又突然良心发现,手指穿过发丝梳整齐,又绕着他把衣领都弄好,才漫不经心地应了声嗯。接着轻拍他头顶,笑道:「好了,我们尼尔儿现在可帅了,待会儿肯定能hold住全场。」


他的笑依旧带有安定的力量,如同看似瘦弱郄无比坚实的肩膀,彷佛经历的挫折都化成眼里的星芒。


这麽热爱着舞台的一人,这麽温暖的一人,姜丹尼尔想只有自己能发现他的好,但又拾不得,这样伤痕累累却始终温柔的灵魂,应该被所有人认证才对。


感谢临时「收容」他们的公司愿意推荐他们这堆练习生,感谢还有人为他们的参赛而用心,感谢节目组通过了他们的试镜,甚至感谢当初多次延迟出道时这人没有放弃。能够一同参加,就代表存在着机会。「我们一起出道吧。」


4.

好像很久很久没看到他崩溃的哭相。哪怕是再三与机会失诸交臂时,他也只是笑着把他们纳入怀中,温言吐出自己也不信的安慰:没关系的。

只要坚持,没关系的。


可是结束了初舞台回到待机室的他状态着实使他不安。趁着录影的空档,姜丹尼尔悄悄溜到他身边。

「哥,你还好吗?」


没想这哥却吸着鼻子对他说:「尼尔啊,刚刚听到了吗?有人在喊我的名字呢。还有你的横幅,这麽大的桃子头,可真吸睛啊。」


姜丹尼尔一瞬间回想起当时的震撼。尖叫,欢呼,应援,拥用毫无保留为他喝采的支持者,曾经好像一个遥不可及的梦,现在依然似一幕美好的幻象。他并不想把这还回去。

他要和这个为有一个人支持他而偷抹泪的傻哥哥一起,站到更大的舞台上,让那些应援变得更庞大。


他把人抱住,一手虚扶後颈,一手轻轻抚顺他的发。

「听到了。今天你做得很好,哥。」


5.

在渐渐往梦想靠拢的路途中,出现了一段小插曲。


「你和邕邕玩得挺好嘛。」

不知存在着甚麽心态,在难得的休假时和邕圣佑外出了的姜丹尼尔,回来後献宝般把自己与地铁站内尹智圣灯箱应援的合照递到对方眼前。

看到板子上那些小纸条尹智圣又快感动哭了,盯着看了一会儿才想起当天在网上疯传两人约会的消息。


「圣佑哥不也是走谐星路线麽?因为很有趣,所以联系也多了。」说到这个,姜丹尼尔脸上满是藏不住的愉悦,好像光是提起名字就把他逗笑了般。


尹智圣不知怎地觉得有点憋闷。也许是常挂在口边的,他羡慕了吧?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偏偏舞蹈和综艺感也这麽好,连身高也无可挑剔,真是人生赢家呢。


「说起来,邕邕是怎麽回事?」姜丹尼尔才反应过来,对这个过於亲昵的称谓危险地眯起眼。


尹智圣恍若不觉,垂头把玩着刚收到的礼物小熊,无意识地撒娇似的撅起了嘴。「大概是谐星的气场相吸吧,我和邕邕也很亲近啊。」


「是麽。」姜丹尼尔若有所思地应着,心里盘算要好好逼问一下那个说好要给他出主意的军师先生。


6.

看似没引起波澜的事件转眼被抛诸脑後,因为更重要的即将来临。


煎熬般的三个半小时,起初还处於头脑空白的紧张,可知道他是第八位,看到他哭得不能自已却硬是憋着气说完感言的时候,心中就突然一松,甚至开始对拖延公布的把戏不耐烦。不是没有所谓,也不是完全自信,只是没有他携手出道,注定这段历程无法完整。


待一切尘埃落定,反而有种茫然的空洞。

他维持着笑容,对一个个或熟悉或陌生的练习生交谈拥抱,穿过茫茫人海,直至面前出现了他。


他突然想起某个晚上,他在为不知决定主题曲centre的方式而不安不已,找他絮絮了很久,可这人只抚着他当时还是粉色的头顶,说了一句:「如果是你的话,一定可以的。」所以不用担心。


尹智圣是微笑着说这句话的。以他最没有抵抗力的笑靥,甜得使他发疯。

他想捂住这人的双眼,彷佛永远带着包容,如一汪溺死人的温柔。

他想说,别笑了,这样的笑太犯规。


现在的尹智圣也是挂着同样的笑容,对他张开双臂,似一个为弟弟的成长而骄傲的兄长。


去他的兄长。


姜丹尼尔迈着大步上前,以无法抗拒的强势抱住他。

怀里的人一颤,却是没有挣开。


7.

每次看到尹智圣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时,他总是特别想说一句:


「你再哭,我就要亲你了哦。」


跟拍的摄影师已经走了,练习生和家人也陆续散去,有的还留在走廊中说些煽情话,Hands on Me这组的休息室却骤然寂静下来,只有尹智圣抽泣的声音。


於是,他就凑到尹智圣耳边这样说了。


这哥先是一顿,然後,就哇地哭得更大声了。

评论(6)
热度(73)

© 要冬眠的刺猬_Lia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