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冬眠的刺猬_Lias

瑟瑟發抖。
拖延症,重度,末期。
#極圈這麼冷,要是能冬眠的話,就不用割腿肉了。#

未成年 /呜喵

杀青宴的时候吴磊被喝高了的王小利和任达华拉到一旁,缠着非要他给唱一首歌,点的毫无疑问是《葫芦娃》。两位前辈搭着肩摇头晃脑,玩植入硬广上了瘾的任达华还举着手机把这段录了下来,打算回去让看了节目後隐隐要变成小鲜肉脑粉的女儿瞧瞧,男神也不是完美的。


吴磊心力交瘁地回到位置上时,下意识追寻吴亦凡的身影,瞧见了人後,就再移不开眼了。忽然也不觉累,立马站直了身走过去。


吴亦凡也喝多了。

录了这麽多期,工作人员也是十分疼爱这个拥有多种面貌的大男孩,加上有大表哥在一旁挡酒,按理他在现场这群人当中应该也算是能保持清醒的一个。可他这一看就是醉了,还喝得不少。


吴亦凡没有坐在餐桌前,身侧也没围着起哄的人,而是抱着一瓶红酒一个酒杯躲到角落的小沙发,垂眼静静灌自己酒,一杯接一杯地喝。没甚麽表情,可吴磊就是从他的动作中看出了几分借酒浇愁的意味。

他在不开心?


吴磊大步向他靠近。


「凡哥。」低唤一声,抬手按住吴亦凡再度斟酒的举动。吴磊并没有看他。他知道吴亦凡现在该是甚麽模样。

面若桃花,艳丽的醉意熏染上眼角耳尖,如同朝霞白里透着火焰般明媚的红。他的眼神,上目线,必定是湿润且迷茫,无辜地眨着葡萄眼,鼻头轻皱,挑染了烟灰色的发稍稍凌乱,遮住锋芒毕露的剑眉,柔和了整个轮廓。


吴磊咽咽口水,照样不去对上他的目光,强自定下心神,握住他手腕接着道:「哥,可不能再喝了。你要醉了。」

圈着的手腕一动,吴磊只觉手心一麻,吴亦凡的皮肤带了电似的,光是蹭过就带动起乱窜的电流。他禁不住悄悄摩挲,大拇指擦过腕内的娇嫩,吴亦凡太瘦了,他甚至能轻易摸出血管的脉动。


吴磊正乱七八糟地想着,窝在小沙发的人却倏地起了身,他只感觉颈侧一热。吴亦凡靠到他肩窝了。

为了制止这人继续灌自己酒,他是半弯着腰的姿势,吴亦凡比他高上几分,额头抵上来时,躬身的幅度大概比他还要不舒服。


「凡哥……?」吴磊试探地唤。


耳边的呼吸绵长,像是睡着了般规律平稳。


「……凡凡。」平时听到他这样喊,吴亦凡总会甩他一记眼神,或者轻扣他发顶。虽然说到震慑力,那是不存在的。可此刻他仍是没有反应,一声不吭。

吴磊想确认一下他的情况,但是太近了,转脸就贴上他的耳廓,肌肤相触时两人同时一颤。

也许只是因为酒精带来的温差,吴磊咬着唇想。


他左右张望,大表哥还在喝,看来一时半会也逃不开,只好给人发了一条微信,先带吴亦凡回酒店休息了。


-

Lof首发给呜喵

车,是还没写好的。

我就想开个小破车却叨逼了一堆,话唠伤不起


评论(2)
热度(70)

© 要冬眠的刺猬_Lias | Powered by LOFTER